欢迎光临商务印书馆,返回首页
书店|快闪书店,一种营销方式还是一种可行的商业模式?
2018-09-19作者:克里斯蒂娜•奥兰多;韩玉 编译浏览人次:53

  【编者按】开一家书店面临租金高企、客流不足等种种风险,对于无法承受高经济风险的人来说,挑目标客群所在的地点开设短期快闪店或许是一种可行的替代选择。图书评论播客Bookriot采访快闪书店Duende District创始人,分享了她的经验。

  2017年4月,诗人安杰拉•斯普林(Angela Spring)在Kickstarter发起了一项众筹活动:开设一家快闪书店,只销售有色人种创作的图书。斯普林是位资深书商,曾在知名的政治散文书店担任经理,她觉得自己所在的城市缺乏一个为有色人种服务的地方,一个赋予社区活力、把享受不到充分服务的人群聚集起来的地方,有关有色人种的书应该以友好简便的方式提供给有需要的人。

  Duende District书店现在在哥伦比亚特区有三个快闪店,举办作者阅读等活动,已经成为一股快速发展的变革力量,展现了独特的、另类的书店概念。

  当你开始构建Duende District的概念时,对你来说重点是什么?

  刚开始,Duende District只是一个想法,我考虑到的最重要的一点是它应该切实以有色人种为中心,而不是像大多数书店一样仅处在外围,有时候甚至连外围都算不上。我在全国的很多书店工作过,担任高级职位或拥有自己书店的有色人群太少了。我想创造一个空间,让有色人群不受种族主义的影响,在他们所看好的项目中发挥自己的才能。

  我还想重新定义图书销售,颠覆当代书店的模式。现有的书店传统模式下,有色社区接触不到高水平的图书文化,让像我这样身负累累债务(学生贷款或其他)的人无法获取银行贷款或融资。如果能找到更好的,经济负担更少的方法来开店,就能让书业真正开放包容,并把高质量的书籍文化带到那些以前没有的社区。

  你认为快闪模式的好处是什么?没有固定位置又有哪些利弊?

  主要好处是间接费用很低,移动性和可见性高。我把Duende District称为“协作式快闪书店”,我们所做的是通过与社区机构合作创建这类有色人种书店,搭建起社区书店概念的基础。快闪店并不是什么新事物,我只是做得更小、更简单。我把重点放在新书以及个人喜欢的一些再版书上,把书店布置成一个有深度的、在任何500平方英尺或以下的空间里都可以创建的新书陈列店。

  通过每一个快闪店,我都能学到新的东西,从而不断地完善这一模式。在和Mahogany Books、 Toli Moli(美国小吃店)推出了两个长期合作的快闪店后,我找到了扩展Duende District触达范围的可持续的方式。我用快闪店来做研究,看哪些社区需要书店,他们是否愿意或能够在经济上支撑一个书店。

  没有固定地点开设更大规模快闪店的唯一缺点我无法很好地融入一个地方。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固定在一个地方可能面临得不到社区支持,房东“嫌贫爱富”,涨房租,又或社区人口迅速变迁等状况,这些因素已经成为许多书店的丧钟。而快闪店可以规避这些问题。

  你如何选择地点?

  我是一个交际广泛的人,喜欢结识新朋友,了解他们的做法。所以选什么位置是由喜欢Duende District并希望把Duende District带到他们所在社区的人们决定的。我对自己想要进入的领域有大致的了解,但并不强求巨细靡遗。到目前为止,这种方法很管用。

  你如何选书?既然空间有限,那么在店里放哪些书就要精挑细选。在采购过程中,你会留心寻找哪些书?

  我会花很长时间仔细翻看出版商的书目,阅读样书,查阅书评,在社交媒体上关注有色人种图书影响者的推荐。由于库存有限,我的每个选择都必须明智。我关注的是文学小说、回忆录/散文、诗歌、漫画小说、浪漫小说、推理小说和儿童读物,所有图书都是英语和西班牙语。

  现在已经有一些有色人群创作和绘画的书籍,但我想要最好的。我想要那些适于陈列,打开读又能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书,那些强有力的、令人回味无穷、获得愉悦享受的书。这些书应该全部由有色人群创作,内容共不仅仅只是压迫或历史。我想确保这些书尽可能代表所有的有色人种文化。

  在进店顾客当中你有没有观察到任何趋势?他们在找什么特别的东西吗?你有哪些好的客户体验?

  有色人种光临书店通常是让人感觉很妙的事情。他们店里转转,与我交谈,意识到所有这些书都是为我们这样的人准备的。我们在文学空间里的存在感很弱。快闪店里卖的书随地点的不同而变化,但孩子们的图画书和纸板书总是卖得很好。人们总是在寻找有代表性的儿童读物。

  说实话,我的客户体验十个里有9个都很棒。我非常喜欢顾客。他们是我的社群,他们的支持鼓舞着我,让我即便筋疲力尽也每天起床更加努力地工作。

  经营一家有色人种书店的乐趣和困难是什么?

  快乐都来自于我所遇到的那些支持我的人,他们也在做一些很棒的事。我喜欢和这些人合作,他们是最好的。我很荣幸和他们一起创造文学空间。

  在整个出版和图书行业聘用有色人种,我们才能出版更多图书,得到更多支持,但做到这一点任重道远,这一点让我们感到沮丧,也是唯一的困难所在。我们需要的不仅是有关斗争、压迫和历史人物的故事,而是我们的故事。我想读一些让我有丰富情感体验而不仅仅是愤怒、沉重、悲伤的大众成人图书。我们的唐娜•塔特和大卫•塞德里在哪儿?今年几位多米尼加共和国作家的书出版了,这些书太好了,值得一版再版。我也不希望这些人,这些书会沦为出版商所造的“趋势”。

  为什么你觉得有一个有色人种专属的地方很重要?这给社区带来什么影响?

  我想要一个专属有色人种的地方是因为我从来没有遇到过。我在书店里长大,但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些空间是如何让我明白自己被无视和湮没。如果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有像Duende District这样的书店,我可能会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长大。如果我16岁时读了伊丽莎白•阿塞维多(Elizabeth Acevedo)的《诗人X》(The Poet X),我可能会成为一个不同的人。

  这是我们应得的。我们应该有一个美丽而温暖的文学空间,里面全都是我们自己创作的,讲述我们的经历、生活和故事的书。一个赞美我们所有人——不论肤色是黑还是棕,无论来自哪个社会阶层——的地方。

  我还不很清楚这会对我所在的社群有什么影响,但人们总是想和我合作把Duende District带到新的地方。如果有人想让自己的社区也有Duende District,我会尽己所能去实现。希望这就是我们能为社区带来的好的影响。

  你有什么希望和目标?

  我搁置了开实体店的计划,考虑把Duende District带到华盛顿特区、马里兰州、弗吉尼亚州以外的地区。我真的很想把书店开到尽可能多的社区,特别是回到我的家乡新墨西哥州。

  有什么让你兴奋的事情?

  我们的下一个快闪店要开到弗吉尼亚的亚历山大市。我很兴奋能与一个新的社区建立联系。今年秋天我打算回到最支持我的社区之一,开一个持续3到4个月的快闪店。我也在考虑西进之前,在华盛顿特区开两个为期更长的快闪店。

友情链接:大地彩票  新利彩票  大地彩票官网  新利彩票  博发彩票网  博发彩票官网  大地彩票官网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